计划炸门的老白菜

  乐无异看着谢衣点在图谱上的修长净白的手指,听着谢衣在耳边的温声言语,脑子里空白一片,砰砰乱撞的心跳声差点把谢衣的声音都盖了下去。

  他近来都是如此。只要和谢衣待在一起就开心,看不见谢衣就难受,如果有一天要他和谢衣分开,他一定会像死了一般难过。

  那样还不如死了。

  乐无异被突然蹦进脑子的想法给吓了一跳。

  谢衣注意到乐无异走神,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问:“无异,此处关窍,可听明白了?”

  所幸乐无异在偃术方面着实是个天才,如此一心二用,仍是听了个明白...

国庆就想写,嗯,国庆也不是过去很久哦~~~这篇文我真的不是黑= =+

前一阵看了一篇文叫我的朋友瘦了(貌似是)有感而发

谢谢各位太太的谢乐粮~\(≧▽≦)/~

————————————————————

  我的师父开始减肥了,我认为这是很没有必要的。师父身高178,体重100公斤,戴着一副黑框大眼镜,跟我们学校的吉祥物潘达君长得一毛一样,每次和同学路过潘达君的海报,都有人指给我,看,你师父。

  我知道夷则是嫉妒我,他师父清和哪里都瘦瘦的就是有大肚腩,没有我师父胖得均匀,闻人也是嫉妒我,她师父程廷钧是个肌肉金刚,没有我师父看起来慈祥可...

  教师节都过了这么久,我才刚刚写完= =第一次写现代谢乐,明明很清水,写的时候很害羞是怎么回事orz。。。。更可怕的是马上是中秋节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叶海哼着歌走在买早餐的路上——当然这是一个吃早饭太晚吃午饭略早的尴尬时间,无需在意,因为今天是教师节呀~

  “大王叫我来巡山哪~”即使打赌输给室友被迫出门买饭也没有影响到叶海放假的好心情,直到他路过办公楼被保洁阿姨叫住,让他把摆了办公室一门口的花全都收走。

  叶海很犹豫,...

这天起,乐无异的修行也就正式开始了。他师父换下了宽大的偃师袍,穿上黑色劲装与乐无异过招,等熬到了中午,乐无异就趴在地上彻底起不来了。

  于是午饭是叶海去朗德买的。 

  休息一阵后谢衣就开始教乐无异烈山部驾驭清气之法,乐无异灵力普通,法术根基浅薄,胜在不管谢衣教什么他都学得十分认真,叫他背平时最头疼的术法口诀,也是尽心尽力,没有丝毫敷衍。好容易熬到了学偃术的时辰,乐无异眼神发亮,巴巴地望着他师父,却连拿刻刀的手都在发抖,谢衣见状,也不叫他休息,只是从身后握着乐无异的手,细细跟他讲解。乐无异学刀法只顾着挨揍,学法术也绷得紧,一学起偃术,仿佛...

  乐无异到底年轻,喝了药又睡了一阵,到了下午就好得七七八八了。他实在是睡不着了,坐起来靠在床头想谢衣在做什么,只是想一想,心里就像照进了阳光。乐无异正在傻笑,听到外面的敲门声,他起身开门,见一只小龙人和建筑辈辈猴表情严肃地站在他房门口,手里举着一张大大的纸,上面密密麻麻,颇有些古怪。

  乐无异弯下腰,小龙人把纸努力递到乐无异眼前,旁边的辈辈猴捧着一盒印泥举到头顶。

  “喵了个咪,这是啥……”乐无异仔细看了纸的内容,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这么对师父……”

  小龙人语气十分沉重:“乐公子,看来你...

  第二天一早,乐无异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就醒了,他已经要跟着师父修行,跟师父同吃同住,以后师父的衣食住行,都得由他这个大弟子负责才行,乐无异雄心勃勃地要当一个好徒儿,准备去打好热水,再叫师父起来。

   谁知他才刚刚坐起来,就见谢衣从外面推门进来,带着晨间山林的清爽味道,来到乐无异床边坐下,眼神好像被晨露浸染,显得氤氲缱绻,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乐无异。

   乐无异跟个小猫崽似的吸了吸鼻子,上身一晃就把头撘在了谢衣肩上。

   “师父好香……都是木头的香味,师父你做偃甲怎么不叫我……”...

乐无异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从小到大都是收获大于付出,且不说因为莫名其妙的财运从小就被爹娘戏称为善财童子,就是离家出走,也能遇见一群可以生死相托的朋友,拜下憧憬向往的师父,但对于谢衣来说,如果不是遇见乐无异一行人,他还在人世间过着波澜不惊的日子,深居简出,有二三知己足矣,根本无须在捐毒舍身殒命。乐无异觉得师父遇上自己,大概要算不幸了,但他又舍不得不当谢衣的徒弟,要是再来一次,他恐怕还是忍不住要拜谢衣为师。所以当叶海打开房门,穿着白袍戴着偃甲目镜的偃师走出来的时候,乐无异有些迟疑,一来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他师父,二来担心师父想起来觉得他不是个小福星,还是个小扫把。

  “...

原来当日偃甲鸟把忘川带到了巫山,依靠巫山灵力温养,偃甲谢衣自忘川中恢复灵识,只是偃甲之躯已毁,无法有丝毫作为,忽有一日感应到了把他制造出来的大偃师的所在,便耗尽灵力命令偃甲鸟携忘川寻来,在巫山脚下遇到了修理孔明车的乐无异,但此时谢衣已无力幻出身形,只是跟着乐无异回到客栈,又在千钧一发之际拦下了叶海,至此谢衣是一丝灵力也没有了,就在忘川中陷入沉寂,若没有叶海猜出缘由往忘川中注入灵力,谢衣不知道何时才能醒来。

  “师父你找谢伯伯是想让他帮你再做一个偃甲身体吗?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谢伯伯,等他醒过来,我就请他帮师父!”乐无异一想到师父还能再“活”过来,琥珀色的眼睛亮晶晶...

  客栈的房间里,乐无异坐在床边,手里紧紧握着忘川,将有关流月城一役的来龙去脉讲给叶海听,叶海此时方知偃甲谢衣早就在捐毒沙漠时为了保护乐无异一行而遭难,而埋葬在巫山水底的,才是真正的大偃师谢衣。叶海神色复杂地看了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人,道:“你说的,为了救你死在巫山神女墓的,就是这个谢衣?”

  乐无异点点头:“他说他叫初七……但他就是谢伯伯,”乐无异觉得不管是忘川里偃甲谢衣残存的灵识,还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初七,对他而言都算是天大的好事,乐无异说起话来都眉飞色舞的,“神女墓塌了以后,我也试着回去找过,但是没有办法……没想到他死里逃生,真是太好了!”...

  两人就坐在草地上相顾无言,吹了许久的山风,乐无异问起叶海的打算,叶海说原本打算祭拜谢衣之后就回竹笋包子号看看,乐无异这时候缓过劲来,心思又活泛起来,想起好久没见过团子辟尘他们,也想带馋鸡回去看看父母,就提出想和叶海一道走,叶海自无不允,两人便乘馋鸡到了附近的镇子郊外,再步行找了一家客栈过夜。看着乐无异忙前忙后,定了两间上房,又叫小二端茶上菜,还端了盆热水上来叫叶海擦手,叶海见乐无异能有这份心意,自然也十分高兴。

  晚饭过后,叶海与乐无异闲聊,聊着聊着自然聊到了两人都喜爱并擅长的偃术,聊得越深入,叶海内心越是波涛翻涌,这么有天分的徒弟,谢衣是从哪里...

1 / 2

计划炸门的老白菜

© 计划炸门的老白菜 | Powered by LOFTER